A-A+

苏轼: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摩羯男

2017年03月27日 网文推荐 暂无评论 阅读 339 次

一、文章妙天下

在一千多年前的宋朝,有这么一个人:

他出生在四川眉州一个中产家庭,家里应该有不少田地,因为在他和弟弟考上公务员之前,他们一家没一个人上班挣钱,还雇着好几个丫鬟和奶妈。他老爸很有才华,但高考总是不过线,后来也不上班,就在家写书做学问以及辅导他和弟弟读书。

他从小悟性高,成绩好,属于典型的父母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班主任口中的学霸高材生。

二十岁参加高考,主考老师欧阳修对他的文章赞不绝口,抑制不住欣赏之情发了条朋友圈:“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还@了很多同事。

他:我靠!目测我要火…

被当时的文坛领袖如此赞誉,他果然迅速走红!——从前籍籍无名的个人公号“眉州子瞻爱作赋”一夜涨粉无数,从此每有新作,阅读量分分钟十万+。

欧阳老师每篇必点赞,还留言说每读到他的文章都会开心一整天,皇帝的侍从也说只要皇上吃饭中途拿起手机,一定是在读他私信发送的奏表。

他不仅诗、词、散文样样精通,书画也是登峰造极,宋朝政治圈、文化圈,娱乐圈纷纷争相收藏他的作品。

苏辙:哎呦喂,厉害了,我的哥!

二、天涯何处无友朋

他为人天真可爱,烂漫有趣,朋友极多。上至皇帝老儿,下至村野农妇,还有和尚道士,他不分三六九等,个个以诚相待。

“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不好人”。

这真的不是我在吹捧他,不信你们去问他的朋友:

教育部同事:他经常在我们阅卷时跑来找大家谈天说笑,海聊八卦,然后自己晚上偷偷开夜车疯狂阅卷子……你说讨不讨厌?

柳月娥:我就问他凭啥说我是河东狮吼?嗓门大也有罪?!搞的都被拍成电影了,不过选张柏芝来演我,怎么还有点小开心呢,嘻嘻。

龙丘居士亦可怜,

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

拄杖落手心茫然

——《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

惠州邻居林婆婆:他呀,名气那么大,却没几个钱,一天到晚来我家赊酒喝,你们说我是不是中国好邻居?

他:阿嚏!……

三、为官四方  百姓之友

不仅文采好人缘佳,他还是个政绩卓著的地方官员加靠谱的水利工程师:(男主自白:哎,我在京城总是被小人包围排挤,只有到了地方上才能撸起袖子加油干啊!)

为官所到之地处处都留下了造福百姓的水利工程,最出名的莫过于杭州西湖的苏堤。

更以一己之力劝服朝廷免去十几万农民的贷款利息,并首开慈善事业和公立医院之世界先河。

即使老年贬居惠州和海南,他也没闲着,在水利、教育、民生等诸多方面都为当地做出了影响深远的贡献,因此有“一自坡公谪南海,天下不敢小惠州”之说,海南更是因为有他大力推广中原文化,才有了考中进士的历史。

在为人民服务的过程中还有很多妙事可一窥他的仁慈和宽厚:

杭州张三卖扇为生,结果整天下雨开不了张,没钱还债被人告到法院,他了解原委后,泼墨挥毫在扇子上提字作画,令其卖掉还债——结果在法院门口就被闻风而来的粉丝们抢购一空。

还有个老书生因为冒名欺诈被逮捕:他随身带的快递包裹上收件人写的是京城苏侍郎(苏辙),寄件人是苏东坡。

书生:这是家乡父老送我去赶考的物资,为了避免被抽税,就冒用了大人名号,求原谅啊!

他听后哈哈一笑,拿来一张新的快递单,亲笔署名后递给老书生:这下就不是欺诈了,前辈,祝你金榜题名哦!

老书生感动万分,并且真的考上了!返乡途中去拜谢他,他还留人家好吃好喝住了几天……

这百姓之友绝对当之无愧!

人民群众:给东坡大大点赞,么么哒~~

四、一蓑烟雨任平生

除了前面这些闪光点,他还有一样独门秘笈就是逆商超高,遇事特别想!得!开!

对他来说,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是一碗东坡肉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碗嘛。

01 贬黄州——也无风雨也无晴

乌台诗案入狱(都是才华惹的祸呀),死里逃生后被贬黄州,到那发的第一条状态就是:

哎,被贬官好郁闷,不过这里鱼很好吃哎,笋也很美味…

自笑平生为口忙,

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

好竹连山觉笋香。

——《初到黄州》

第二条:除了鱼鲜笋香,这里还有一样好,那就是猪肉贼拉便宜!喝酒吃肉,好腐败哦!

黄州好猪肉,价钱等粪土。富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慢著火,少著水,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其实刚到黄州时,他家没房没车,薪水低的可怜,眼瞅要揭不开锅,多亏好友马梦得替他向黄州政府申请了位于东坡的几十亩荒地开垦耕种,一家人的生活才有了着落。

因此,他自号东坡居士。

在黄州做农夫四年有余,朋友圈的日常是这样的:

夜饮东坡醒复醉, 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 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 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风静縠纹平。 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或者这样的:

某现在东坡种稻,劳苦之中亦自有其乐。有屋五间,果菜十数畦,桑百余本。身耕妻蚕,聊以卒岁也。

……

    夜深人静,给朋友发消息吐槽:

俺被降罪以来,做人相当低调,成天跟渔民樵夫混杂在一起,常被醉鬼推搡怒骂,从前名满天下,现在无人识得,我居然还有点小高兴,做个普通人不也挺好嘛。

往日的狐朋狗友们,谁也没有给句安慰话,给他们发消息也不回,估计都在偷偷庆幸多亏没被我连累。

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樵渔杂处,往往为醉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平生亲友,无一字见及,有书与之亦不答,自幸庶几免矣。

哎,被你们看出来了,其实被贬初期,东坡宝宝的心里还是相当苦闷滴。只不过,他选择了抖掉痛苦,用笑来反抗这个世界。

农活干的越来越顺,闲时他就研究养生或练习书画。也不忘向朋友显摆:

最近养生有道,别人都说我越来越年轻了,耶!跟你说啊,我现在画树林和竹子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书法也越来越牛逼,艾玛,我这一身的艺术细菌呦!

某近颇知养生,亦自觉薄有所得。见者皆言道貌与往日殊别。更相阔数年,索我间风之上矣。兼画得寒林墨竹已入神矣。行草尤工…

在此期间,个人公号也一直佳作不断, 《定风波·三月七日》 《前、后赤壁赋》, 《念奴娇·赤壁怀古》,这几篇刷爆朋友圈的文章相信你一定也在教科书里背诵过。

东坡:哎,果然艺术和苦难是一对好基友啊!

02 贬惠州——此心安处是吾乡

后来太后辅政对他大加提拔,返回京城一路逆袭开挂,最高官至翰林学士知制诰(类似今天的中央办公厅主任)。十年过后,太后一死,政敌马上又用文字狱的老套路把他贬往岭南惠州。

东坡:瓜娃子哎,咱能搞点新花样耍耍吗?不过也是,量你们在我身上也挖不出其他的“黑点”,哼哼!

得嘞!收拾家当准备南下,才发现自己是个理财小白,工资卡余额居然还不够买车票…

嘿嘿,不好意思了子由,看来只能找你借钱了……

子由(苏辙):这TM一定是个假哥哥…

政敌贬他到惠州,自然是希望他吃苦受罪,结果他呢,朋友圈的画风是这样的:

亲们,大美惠州太适合我这个吃货了!我荔枝都吃撑了!!

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或者是这样的:

亲们,我最近盖了新房子呦,有时会在院中藤椅上就着阳光和春风睡个回笼觉,经常听到屋后寺院隐隐的钟声,悠哉。

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章惇(时任宰相):我靠!你丫还挺爽啊!再贬!流放海南!(在古代算最惨的流放地了,就跟现在把你放到原始部落一样)

这时他在惠州三年,已经六十岁,新房才建好两个月,正计划让儿孙前来,合家团圆。

东坡:你妹呀,玩死我?!本是好朋友,相煎何太急嘛!(与章惇曾是好友)

03 贬海南——海南万里真吾乡

就这样,垂老投荒到了海南,登岛之后发现“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给朋友发消息却说:我想到京城每年不知有多少人死在庸医手里,觉得自己真幸运,哈哈。

到了那一分钱工资不再发,多亏黎族人民给他在桄榔林里盖了几间房子栖身,吃饭也是个大问题(北船不到米如珠), 自己制墨还差点把房子烧掉…还有一篇文章记录靠吞咽阳光来充饥,估计是玩笑话,但足以证明处境艰辛。

后来他发现海南的牡蛎很好吃。于是跟小儿子逗乐说:

宝贝,这的牡蛎太好吃了!咱们千万不能让朝中官员知道,我怕他们跑来跟我抢。

“东坡在海南,食蠔而美,贻书叔党(苏叔党,东坡第三子)曰: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

还别处心裁把椰子壳加工成“椰子帽”,引领时尚风潮,顺便给贬居雷州的苏辙也寄了一个,苏辙收到喜欢的不得了,写诗说“垂空旋取海棕子(椰子),束发装成老法师”。

艾玛,你们兄弟是城会玩!拜托,咱们是流放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度假风!

偶而也发条状态:我在这一天没人唠嗑就难受,有次跟黎族老友约好一起在桄榔树下吹牛皮,我四处找他,惊得鸡飞狗跳,跟抽风一样,哈哈哈!

东行策杖寻黎老, 打狗惊鸡似病风。

还有一条:有天我头顶一个大西瓜在田间边走边唱,开心的伐。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问我:翰林学士,你从前在朝中做大官,现在想想,是不是就像一场春梦?于是我就给她起了个绰号叫 “春梦婆”,哈哈哈~

章惇:尼玛!我是不是应该把你贬出银河系啊!!

五、摩羯为命 多得谤誉

他虽然达观超脱,但是颠沛流离到这个程度自己也是看不下去,思来想去,发现这都怪自己是个摩羯男!

在古代摩羯座就是命途多舛的代名词,就跟现在大家喜欢黑处女座一样一样的…

退之(即韩愈)诗云:我生之辰,月宿直斗。乃知退之磨蝎为身宫,而仆乃以磨蝎为命,平生多得谤誉,殆是同病也!——《东坡志林》

我看韩愈的微博,发现他是摩羯座的,而我也是摩羯座,怪不得宝宝命这么苦,原来是和韩大大同病相怜!

他发现自己的脑残粉马梦得(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居然也是摩羯座:

马梦得与仆同岁月生,少仆八日,是岁生者,无富贵人,而仆与梦得为穷之冠;即吾二人而观之,当推梦得为首。

马同学和我同年同月生,比我小八天。生在那年摩羯座的都是穷光蛋,其中又数我和马同学是穷鬼中的战斗机!当然要比谁更惨,还是马同学排第一,哈哈哈!

流放黄州期间:

人有妄传吾与子固同日化去,且云:‘如李长吉时事,以上帝召他。'时先帝亦闻其语……今谤我者,或云死,或云仙,退之之言良非虚尔。

我在黄州时,有人造谣说我和子固(曾巩)在同一天死翘翘了,后来又说我乘着小船成仙而去,这些谣言在京城传的很开,连皇上都TM听说了!韩愈实在说得太对了,真是一入摩羯,苦逼终生啊!

摩羯座:我擦,这枪躺的也是醉了!

六、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在海南三年后,他终于获释北返,途中到处有人请他喝酒撸串,兼陪游山玩水,无数粉丝找他写字题诗求合影,到镇江时,数千民众夹岸欢迎,争睹文豪风采。

遗憾的是,他在归途中染疾,到常州一个月后,病情不见好转,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最后的时刻,回望此生,他觉得了无遗憾:

我曾位极人臣,也曾耕种于山林,不论在巅峰还是低谷,我一直坚持初心,对国家和人民,我尽了赤诚之心。

对家人,我做到了手足情深,家庭和睦。

对朋友,我做到了仗义,友爱,偶尔搞怪。

对粉丝,我做到了坚持原创更新,千百年后有个叫林语堂的铁粉读了我所有的杂记、一千七百首诗和八百封私人信件,写了一部《苏东坡传》。

唯一可叹的就是没能再见我亲爱的弟弟子由一面,下辈子吧,我们还做好兄弟。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眉州子瞻爱作赋”也永远停止了更新。

小舟从此逝, 江海寄余生。

……

有人说,这个世界好看的脸蛋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幸好,天地间,有过一个苏东坡。

-终-


后记:

感谢朋友们读到这里,向大家推荐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和康震的《康震评说苏轼》,愿我们都能修得一个旷达而有趣的灵魂,么么哒~

喜欢就扫描二维码,加“周公子”为好友。

相关日志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我是80后-屌丝矿工 保留所有权利。

80HOU by stutimes.学生时代

鲁ICP备08100795号-1

分享到: